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巨魔之桥

ywj520yc.blog.163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当鸟翼系上黄金,你指望,它还能飞多得远 Set the bird's wings with gold an dit will never soar in the sky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第二篇《梦的真实性》  

2010-01-10 01:15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第二篇《梦的真实性》
  
  跟这个女患者接触花了好多次才能正经坐下来交谈。因为她整日生活在恐惧中,她不相信任何人——家人,男朋友,好友,医生,心理专家,一律不信。
  
  她的恐惧来自她的梦境。
  
  因为她很安全,没有任何威胁(反复亲自观察的结果,我不信别人的观察报告,危及到我人身安全的事情,还是自己观察比较靠谱),所以那次我录音笔、纸张、铅笔那些带的一应俱全。
  
  我:“昨天你做梦了吗?”
  
  她:“我没睡。”
  
  她脸上的神态不是疲惫,而是警觉和长时间睡眠不足造成的苍白以及频临崩溃——有点儿歇斯底里的前兆。
  
  我:“怕做梦?”我有点儿后悔今天来了,所以决定小心翼翼的问话。
  
  她:“嗯。”
  
  我:“前天呢?睡了吗?”
  
  她:“睡了。”
  
  我:“睡的好吗?”
  
  她:“不好。”
  
  我:“做梦了?”
  
  她:“嗯。”
  
  我:“能告诉我梦见什么了吗?”
  
  她:“还是继续那些。”
  
  在我第一次看她的梦境描述的时候,我承认我有点儿惊奇,因为她记得自己从小到大的大多数梦境。而且据她自己说都是延续性的梦——也就是说:她梦里的生活基本上和现实一样,随着是时间流逝、因果关系而连贯的。最初她的问题在于经常把梦里的事情当做现实的,后来她逐渐接受了“两个世界”——现实生活和梦境生活。而现在的问题严重了,她的梦越来越恐怖。最要命的是:也是连续性的。想想看,一个永远不会完结的恐怖连续剧。
  
  我:“你知道我是来帮你的,你能告诉我最近一个月发生的事情吗?”我指的是在她的梦里。
  
  她咬着嘴唇,犹疑了好一会才缓缓的点了下头。
  
  我:“好了,开始吧。”
  
  她:“还记得影子先生吗?我发现他不是来帮我的。”
  
  这句话让我很震惊。影子先生是存在于她噩梦里除患者外唯一的人。衣着和样子看不清,总是以模糊的形象出现,而且,影子先生经常救她。最初我以为影子先生是患者对现实中某个仰慕男性的情感寄托,后来经过几次专业人士对她的催眠后,我发现不是,影子先生对她来说,是实实在在的梦中人物。
  
  我:“影子先生……不是救你的人吗?”
  
  她:“不是。”
  
  我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。”
  
  她:“他已经开始拉着我跳楼了。”
  
  我稍稍松了口气:“是为了救你逃脱吧?原来不是有过吗?”
  
  她:“不是,我发现了他的目的。”
  
  我:“什么目的?”
  
  她:“他想让我和他死在一起。”
  
  我克制着自己的反应,用了个小花招,重复她最后一个词:“死在一起?”
  
  她:“对。”
  
  我不去追问,等着。
  
  她:“我告诉过你的,一年前的时候,他拉着我跳楼,每次都是刚刚跳我就醒了。最近一年醒的越来越晚了。”
  
  我:“你是说……”
  
  她好像鼓足勇气似得深吸了一口气:“每次都是他拉着我跳同一栋楼,最开始我没发现,后来我发现了。因为那栋楼其中一层的一个房间有个巨大的吊灯。因为最开始的时候我刚跳就醒了,后来每一次跳下来,都比上一次低几层才能醒过来。”
  
  我:“你的意思是:直到你注意到那个吊灯的时候你才留意每次都醒的晚了几层,在同一栋楼?”
  
  她:“嗯。”
  
  我:“还经常是那个40多层的楼吗?”
  
  她:“每一次。”
  
  我:“那个有吊灯的房间在几层?”
  
  她:“35。”
  
  我:“每次都能看到那扇窗?”
  
  她:“不是一扇窗,每次跳的位置不一样,但是那个楼的房间有很多窗户,所以后来每一次从一个新位置跳下去,我都会留意35层,我能从不同的角度看到那个巨大的吊灯。”
  
  我:“现在到几层才会醒?”
  
  她:“已经快一半了。”
  
  我:“…………”
  
  她:“我能看到地面离我越来越近,他拉着我的手,在我耳边笑。”
  
  我有点儿坐立不安:“不是每次都能梦见跳楼吧?”
  
  她:“不是。”
  
  我:“那么他还救你吗?”
  
  她恐惧的看着我:“他是怪物,他认得所有的路,所有的门,所有的出口入口,只要他拉住我的手,就没办法再松开,只能跟着他跑,喊不出来,也不能说话,只能跟着他跑,跑到那栋楼顶,跟着他跳下去。”
  
  如果不是彻底调查过她身边的每一个男性,如果不是有过那几次催眠,我几乎就认为她是生活中被男人虐待了。那样的话,事情到简单了。说实话,我真的希望事情是那么简单的,真的。
  
  我:“你现在还是看不清影子先生吗?”
  
  她:“跳楼的瞬间,能看清一点儿。”
  
  我盘算着身边有没有认识公安那种专门画犯人容貌的高手。
  
  我:“他长什么样子?”
  
  她再次充满了恐惧的回答:“那不是人的脸……不是人的脸……不是……”
  
  我知道事情不好,她要发病了:“你喝水吗?”
  
  她看着我愣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:“不要。”
  
  那次谈话后不久、她再次入院了。医院特地安排了她的睡眠观察,报告很奇特:她大多数睡眠都是无梦的睡眠,真正做梦的时候,不超过2分钟,她产生梦的同时,身体开始痉挛,体表出汗,体温升高,然后就会醒,惊醒。每一次。
  
  最后一次和她谈话的时候,我还是问了那个人的长相。
  
  她压制着恐惧告诉我:影子先生的五官,在不停的变换着形状,彷佛很多人的面孔,快速的交替浮现在同一张脸上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