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巨魔之桥

ywj520yc.blog.163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当鸟翼系上黄金,你指望,它还能飞多得远 Set the bird's wings with gold an dit will never soar in the sky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第十六·十七篇《时间的尽头》  

2010-01-10 01:37:1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第十六篇《时间的尽头—前篇》
  
  
  某次和一个关系很好的朋友聊天,因为他是驻院精神病医师,所以我说起了那位能看到“绝对四维生物”的少年,他听了后觉得很有意思,但同时也告诉我,他们院一个患者,简直就是仙了。那患者是个老头,当时六十多岁,在他们院已经十几年了。他们院都管他叫“镇院之宝”。这么说不光是他的想法很有趣,更多的是他会“传染”。
  
  最初这个老头是跟好几个人一个病房,里面大家各自有各自的问题:有整天在床上划船的(还一个帮忙挂帆抛锚的),有埋头写小说的(在没有纸笔的情况下),还有半夜喜欢站在窗前等外星人老乡接自己走的(7年了,外星老乡也没来),有见谁都汇报自己工作的:“无妨,待我斩了华雄再来饮此酒不迟!” 就那种环境下,老头没事儿就拉着其他患者聊天,花了半年多,居然让那些各种病症的人统一了——都和自己一样的口径。大家经常聚在一起激烈的讨论问题——不是那种各说各的,而是真的讨论一些问题,但是很少有人医生护士能听明白他们在说什么。
   第十七篇《时间的尽头—后篇》
  
  
  看着患者那么自豪的声称去过时间的尽头,我一时懵了,因为前面他说的我还没完全消化,冷不丁这么离谱的事儿搞得我没反应过来。
  
  《瞬间就是永恒》
  
  我:“您……什么时候去过?”
  
  他:“想去随时能去。”
  
  我:“随时?”
  
  他很坚定:“对。”
  
  我:“现在能去吗?能让我看着您去吗?”
  
  他:“现在就能去,但是你看不到。”
  
  我:“我不是要去看,而是让我看到您不在这里去了就成。”
  
  突然间他的眼睛神采奕奕:“我回来了。”
  
  我:“啊?”
  
  说实话我见过不少很夸张的患者,但是像夸张到这种程度的,我头一回见到。
  
  他:“我说了,我去了你也看不到。”
  
  我:“您是指神游吧?”
  
  他:“不,不是精神上去了,而是彻底的去了。”
  
  我对此表示严重的怀疑和茫然。
  
  他:“我知道你觉得我有病,不过没关系,我习惯了。但是我真的去了。我说了,那里是时间的尽头,就是没有时间这个概念,所以即便我去了,你也看不到,因为不属于一个时间。在那里不占用这里一丝一毫的时间。”
  
  我:“您的意思是:您去了,因为那里的时间是停滞的或者说没有时间,所以您在这里即使去了,在这个世界也发现不了,有两个时间的可能性。对吗?”
  
  他:“不完全对,实际上时间有很多种。根据我们刚才说的‘质量扭曲时空’的那段话你就能接受了。”
  
  我:“好吧,我们假设您真的去了。那么您怎么去的呢?”
  
  他:“你必须先相信时间尽头的存在,你才可以去。”
  
  我:“信则有之,不信则无?这就有点儿没意思了吧……”
  
  他很严肃:“你可以不相信,但是你不相信并不能影响客观现实的存在,而且你也不能证实我所说的是错误的。至少,你无法在这个有时间的世界证实我是胡吹的。有个故事我想说给你:有个天生的盲人,很想知道什么是太阳。有人告诉他:你就站在太阳底下啊,感觉到热了吗?那就是太阳。盲人明白了:哦,太阳是热的。盲人有一次晚上路过一个火炉,觉得很热,就问周围的人:好热啊,是太阳吗?别人告诉他:这不是太阳,太阳是圆圆的。盲人明白了:原来又圆又热的是太阳啊。别人解释给他:不是的,太阳是摸不到的,太阳在天上,早上是红色的,中午是白色的,晚上又是红的了。太阳会发光,所以你觉得太阳是热的。盲人就问:天在哪儿?什么是红色?什么是黄色?什么是发光?没人能说清。于是盲人就说:你们都骗我,没有太阳的。”
  
  我愣了一会儿,感觉似乎陷入了一个圈套或者什么的悖论,但是说不明白。不过我明白为什么他是“镇院之宝”了,同时我觉得这老头也有邪教教主的潜质。
  
  我叹了口气:“好吧,您去了,真的存在。那么,时间的尽头是什么样的?”
  
  他也叹了口气:“我可能没办法让你相信了。不过,我还是会告诉你。”
  
  我:“嗯,您说。”
  
  他:“时间的尽头是超出想象的,那个地方因为没有时间,很难理解。例如说,你向前走一步,同时你也就是向所有的方向走了一步。这个你理解吗?你可以闭上眼想象一下。”
  
  我虽然有些抵触,还是尝试着闭上眼想象我同时往所有方向迈了一步的效果。很遗憾,眼前画面是盛开的菊花(注意区分)。
  
  我睁开眼:“不好意思我想象不出来。”
  
  他:“嗯,我理解,这很难……好吧,如果你非要跟有时间的世界比较的话,我可以尽可能例举给你。不过不指望你有什么概念了。就当我是在异想天开的胡说吧。时间的尽头,有没有空气无所谓,有没有重力无所谓,不吃不睡无所谓,肉体存在就存在了,可以存在于任何点——只要你愿意。而且关于迈一步的那个问题,看你的决定,如果你继续向前,也就是往所有方向前进前。同样,你可以同时看到所有的角度——是不是对你来说更困惑了?你亲眼看到自己的背影,很古怪吧?你也看到自己的正面或者侧面。你能看到,是因为三维还存在,但是第四维没了。”
  
  我:“可怜的四维……”
  
  他:“超出理解了吗?还有更夸张的,事实上,你连那一步都不用迈,只要你想走出那步,实际上你已经走出去了。没有时间的约束,就脱离了因果关系。你可以占满整个空间——那可是真正的空间,而不是时空。但是其实你就在某个点上。我知道你不能理解,实际上没几个人能理解,包括物理学家【注①】。”
  
  说实话我脑袋有点儿大。
  
  我:“那,之后呢?会有无数个自我?”
  
  他:“不,只有一个。”
  
  我:“为什么?”
  
  他:“你的身体是具有三维特性的,所以你存在的点只有一个。但是没有了时间轴,你可以在任何地方,因为没有第四维的因果约束……四维时空这个概念估计你也不明白。”
  
  我:“不,我明白。”突然间很感激说人类是四维虫子的那个少年。没他我今儿啥也听不懂。
  
  他:“你明白?那好,我继续说。因为没有时间轴了,也就不存在过程了,在时间的尽头,所有的过程其实就是没有过程。因果关系需要有先有后。没有了时间,先后这个概念不存在了【注②】。”
  
  我觉得有点儿明白了,但是由衷的感慨这一步迈的真难——我是指理解。
  
  我:“好吧,那么您解释一下在没有时间的情况下,意识会怎么样?没有时间也就没时间思考了对吧?”
  
  他:“谁说我们的意识和我们在一个时空了?意识是由我们的身体产生的。但是存在于相对来说比我们身体更多维地方。”
  
  我觉得这句话比较提神。
  
  我:“您等等啊,您是在否定物质世界对吧?”
  
  他在笑:“不,我不否定物质世界。我有信仰不代表我必须就去否定物质世界或者宇宙的存在。上帝也好,佛祖也好,安拉也好,只是哲学思想。思想产生于意识,我说了,意识不属于这个四维世界。如果说,来自意识的思想促使了人类的进化,推动了人类发展和进化讲得通啊?不矛盾 。”

  跟我:“嗯,这个可能有道理……为什么话题跑哲学来了?”
  
  他:“你没发现吗?不管你说什么话题,说到最后全部都会涉及到哲学。”
  
  我:“好像是这样……”
  
  他:“我们的祖先曾经就从哲学的角度描述过不同的时间流:洞中七日,人间千年。只不过那会是一种从哲学角度的推测。”
  
  我:“这个听说过……”
  
  他:“对你来说时间的尽头让你很不理解,但是如果你把我们用薄膜假设的平面空间再好好想一下你就明白了。从唯物的角度确认不同的时间流存在没问题啊?达到了重力平衡,也就必定会有一个点属于时间的尽头。”
  
  我:“这个我现在清楚多了,实际上我不理解的是怎么去。”
  
  老头松开盘着的腿下地站了起来:“最开始没有生物,后来就有了;最开始没有地球,后来就有了;最开始没有太阳系,后来就有了,银河系也一样,宇宙也一样。所谓的凭空吗?凭空就违反了物质世界的物理法则。但是,真的是凭空吗?无线电你看不到,红外线呢看不到,X光你看不到。但是不管怎么难以理解或者不可思议,这一切的确存在着。一个唐朝的人来到我们的时代,看到有人拿着移动电话唠唠叨叨他会觉得这个时代都是神奇的,都是魔法的,是仙境。实际上呢?是吗?吃喝拉撒那样儿少了?这只是科技的进步对不对?假如那个唐朝人比较好学,努力学习我们这个时代的生活,等有一天他也拿着移动电话说话,手里按着电视机遥控的时候,你再把他放回唐朝,你认为他说的谁信?我们学习历史,可以认识到我们自己的文明发展,所以不觉得是什么魔法或者神奇。移动电话也好,电视也好,只是日常用品罢了。冷不丁把你扔1000年后,你就是刚才来过这个时代的唐朝人。”
  
  我认真的看着他。
  
  他:“唯物论也好,唯心论也好,其实不冲突,大家看待事物的角度不一样。只要不用自己所掌握的去祸害别人,那就算自我认识提高了,没什么大惊小怪的。像我前面说的:你不相信并不能影响客观现实的存在。时间的尽头存在,而且我也的确去了,你是否认同,不是我的问题,是你的。”
  
  我叹了一口气:“好吧,我承认您是仙级的……您原来是做什么的?”
  
  他笑了:“我只是个精神病人罢了,曾经是个哲学老师。。”
  
  我:“……对了,我想问一下,之前有些患者好了是怎么回事儿?还有您跟那些患者说什么了?能把他们情绪调动起来?”
  
  他:“我带他们去了时间的尽头。”
  
  我无奈的看着他,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眼前浮现出朋友锁上门离去前的坏笑。
  
  
  然后我们的话题逐渐转入哲学,我发现了,哲学基础扎实的人差不多都是仙级的。对于时间的尽头,我理解了,但是对于他说去过,我不能理解。或者说,以我对物质世界的认识来说,我不能理解。
  
  朋友开门接我的时候,依旧挂着一脸欠揍的坏笑。和他一起下班路上我问他:“你听过他的言论吗?”
  
  朋友:“时间的尽头吧?我听过,听晕了,后来自己看书去了,勉强听懂了。”
  
  我:“你信吗?”
  
  他:“你先告诉我你信吗?”
  
  我:“我不知道。”
  
  他:“我也不知道……不过,他跟我说过一句话我好像明白点儿了。”
  
  我:“什么话?”
  
  他:“尝试着用唯物的角度去理解:瞬间就是永恒。”
  
  
  注1:理查德.费因曼在1967年4月的一次采访中对记者解释量子物理时说:“谁也不理解量子理论。”
  理查德.费因曼(Feynman.Richard Philips),20世纪伟大的物理学家。1918年5月11日生于美国纽约市。曾对量子聚变(核)物理、量子(电)动力学和低温超导做出过杰出贡献。1965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奖。1988年2月15日因癌症去世,享年69岁。
  
  注2:参见《量子物理学:是幻想还是现实》——阿拉斯泰尔.雷著(剑桥出版社)。
  参见《自然规律的特点》——理查德.费因曼著。他聊过的其中少量患者很快出院了,这个很让人想不透。那些出院的人偶尔会回来看他,并且对老头很恭敬,还叫老师。不过有一些病情加重了……院方换了几次房都一样。后来医院受不了了,经过家属同意,让老头住单间。开始家属还常来看,可一来就被拉住说那些谁也听不明白的事儿,逐渐子女来的也少了。好在子女物质条件很不错,打款准时,平常基本不露面。照理说那么喜欢聊天的一人,自己住几天就扛不住了,但老头没事儿,一住就是十几年,有时候一个月不跟人说话都没所谓,也不自己嘀咕,每天乐呵呵的吃饭睡觉看报纸,要不在屋里溜达溜达。现在的状况,按照朋友的说法就是:“当我们院是养老院了,住的那叫一个滋润!按时管饭就成,自己收拾病房,自己照顾自己,连药都停了,很省心。不过每天散步得派人看着,不能让他跟人聊天,因为他一跟其他患者聊天,没一会就能把对方聊激动了,这个谁也受不了。”
  
  在朋友的怂恿下,加上我的好奇,那次闲聊的两周后,我去拜访了“镇院之宝”。说实话我很想知道他到底说了些什么。
  
  因篇幅较长,故拆分为前后两篇
  
  
  《橘子空间》
  
  进门后看到窗前站着个老人,个头不高,中等身材花白头发,听到开门回过头了,逆光,看不清。
  
  医师:“这是我的一个朋友,来看您了。”
  
  这时候我看清了,一个慈眉善目的方脸老头。
  
  老头溜达到床边坐下,很自然的盘着腿,我坐在屋里唯一的一把椅子上,颇有论经讲道的气氛。
  
  朋友说还有事儿就走了,关门前对我坏笑了一下,我听见他锁门的声音后有点不安的看了一下眼前的老头。
  
  他说话慢条斯理的,很舒服,没压迫感:“你别怕,我没暴力倾向,呵呵。”
  
  我:“那倒不至于……听说您有些想法很奇怪。”
  
  他:“我只是说了好多大家都不知道的事情,没啥奇怪的啊?”
  
  我:“您很喜欢聊天?”
  
  他:“嗯,聊天比较有意思,而且很多东西在说出来后自己还能重新消化吸收一下。没准还能出新的观点。”
  
  我觉得这点说的有道理。
  
  我:“听说您‘治好’了一些患者?”
  
  他:“哈哈,我哪儿会治病啊,我只是带他们去了另个世界。你想不想去啊?”
  
  我盘算着老头要是目露凶光的扑过来,我就抄起椅子揍,还得喊。这会儿得靠自己,跑是没戏了。
  
  他大笑:“你别紧张,我不是说那个意思。”
  
  我:“您说的另一个世界,是什么地方?”
  
  他:“是时间的尽头。”

我:“时间的尽头?时间有尽头吗?” 当时的我已经具备了一些量子物理知识了。
  
  他:“有。”
  
  我:“在哪儿?”
  
  他:“在重力扭曲造成的平衡当中。”
  
  我觉得这就很无聊了,最初我以为是什么很有趣的东西,但现在貌似是纯粹的空扯。
  
  我:“您说的那个扭曲是什么意思?”说话的同时我掏出手机准备短讯我朋友让他来开门。
  
  他依旧不慌不忙的:“看来你这方面的知识不多啊,要不我给你讲细致点儿?”
  
  我想了想,攥着手机决定再听几分钟。
  
  他:“你知道我们生活在扭曲的空间吧?”
  
  我:“不知道。”
  
  他:“不知道没关系,打个比方说的话会觉得很简单。假如多找几个人,我们一起拿着很大的一张塑料薄膜,每人拉着一个边,把那张薄膜绷紧……这个可以想象的出吗?”
  
  我:“这个没问题,但是绷紧薄膜干嘛?”
  
  他:“我们来假设这个绷紧的薄膜就是就是宇宙空间好了。这时候你在上面放一个橘子,薄膜会怎么样?”
  
  我:“薄膜会怎样?会陷下去一块吧?”
  
  他:“对,没错,是有了一个弧形凹陷。那个弧形的凹陷,就是扭曲的空间。”
  
  我:“弧形凹陷就是?我们说的是宇宙啊?空间怎么会凹陷呢?”
  
  老头微笑着不说话。
  
  我愣了一下,明白了:“呃,不好意思,我忘了,万有引力。”
  
  他继续:“对,是万有引力。那个橘子造成了空间的扭曲,这时候你用一颗小钢珠滚过那个橘子凹陷,就会转着圈滑下去对吧?如果你的力度和角度掌握的很好,小钢珠路过在那个橘子造成的弧形的时候,橘子弧形凹陷和小钢珠移动向外甩出去的惯性达到了平衡,会怎么样?”
  
  我:“围着橘子不停的在转?有那么巧吗?”
  
  他:“当然了,太阳系就是这么巧,月亮围着地球也是这么巧的事儿啊?不对吗?”
  
  我:“……嗯,是这样……原来这么巧……”
  
  他:“现在明白扭曲空间了?我们生活的环境,就是扭曲的空间,对不对?”
  
  我不得不承认。
  
  他:“明白了就好说了。我们这时候再放上去一个很大的钢珠,是不是会出现一个更深的凹陷?”
  
  我:“对,你想说那是太阳?”
  
  他:“不仅仅是太阳,如果那个大钢珠够重,会怎么样?”
  
  我:“薄膜会破?是黑洞吗?”
  
  他:“没错,就是黑洞。这也就是科学界认为的‘黑洞质量够大,会撕裂空间’。如果薄膜没破,就会有个很深很深的凹陷,就是虫洞。”
  
  我:“原来那就是虫洞啊……撕裂后……钢球……呃,我是说黑洞去哪儿了?”
  
  他:“不知道,也许还在别的什么地方,也许很可能因为撕裂空间的时候自我损耗已经被中和了【注①】,不一定存在了,但是那个凹陷空间和撕裂空间还会存在一阵子。”
  
  我:“这个我不明白,先不说它去哪儿了的问题。钢球都没有了怎么还会存在凹陷和撕裂的空间?”
  
  他笑了:“这就是重力惯性。如果一个星球突然消失了,周围的扭曲空间还会存在一阵子,不会立刻消失。”
  
  我:“科学依据呢?”
  
  他:“土星光环就是啊,虽然原本那颗卫星被土星的重力和自身的运转惯性撕碎了,但是它残留的重力场还在,就是这个重力场,造成了土星光环还在轨道上。不过,也许几亿年之后就没了,也许几十万年吧?”
  
  我:“不确定吗?”
  
  他:“不确定,因为发现这种情况还没多久呢。”
  
  我:“哦……那您开始说的那个什么平衡是指这个?”
  
  他:“不完全是,但是跟这个有关。我们现在多放几个很大的钢球,这样薄膜上就有很多大的凹陷了,这点你是认可的。那么假如那些凹陷的位置都很好,在薄膜上会达成一个很平衡的区域,在那个区域的物体,受各方面重力的影响,自己本身无法造成凹陷,但是又达成了平衡,不会滑向任何一个重力凹陷。这个,就是重力扭曲造成的平衡。”
  
  我努力想象着那个很奇妙的位置。
  
  他:“如果有一颗行星在那个平衡点的话,那么受平衡重力影响,那颗行星既不自转,也不存在公转,同时也不会被各种引力场撕碎,就那么待在那里。而且它自己的重力场绝大部分已经被周围的大型重力场吃掉了,那个星球,就是时间的终点。”
  
  我:“不懂为什么说这是时间的终点?”
  
  他:“你不懂没关系,因为你不是学物理的。要是学物理的不懂,就该回学校再读几年了。那是广义相对论【注②】。有时间你看一下就懂了。而且,我为了让你明白一些故意没用‘时空’这个词,而用了空间。实际上,被扭曲的是时空。”
  
  我:“嗯……可是,您怎么知道会有那种地方存在的?就是您说的那个时间的终点……呃,星球?”
  
  老头笑的很自豪:“我去过!”
  
  
  
  注1:关于“黑洞中和”的说法是患者假设,但是有些黑洞的确在逐渐消失。参考资料:“黑洞蒸发”——史蒂芬.霍金著。发表杂志就不推荐了,到处都能找到。
  注2:质量极大或密度极高的物体可以使时空结构延长。——《广义相对论》。
  患者的意思是:在几个大型重力场的扭曲平衡点,时空是被造成扭曲后达成的平衡,所以那个星球所处的时空本身就是被几个重力所延长的。说的更直白一点:几个重的物体已经把薄膜压陷、绷紧了,这时候在那个平衡点放一个质量相对很小的物体,那个物体则很难造成薄膜的凹陷,即便有也是很小很小,仅仅维持自身的停留。推荐读物:《广义相对论》——艾尔伯特.爱因斯坦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