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巨魔之桥

ywj520yc.blog.163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当鸟翼系上黄金,你指望,它还能飞多得远 Set the bird's wings with gold an dit will never soar in the sky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第三十四篇《关于预见未来》   

2010-01-10 02:07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第三十四篇《关于预见未来》
  
  
  虽然他穿着束身衣,但是真的坐在他面前,我还是有点儿紧张。因为被人告诫患者有严重的狂躁倾向,还是发病不规律的那种。
  
  
  我看着他的束身衣:“好像有点儿紧吧?”
  
  他:“没事儿,喜欢了,我主动要求的,怕吓着别人。”
  
  我茫然点了下头:“哦……。”
  
  他非常直接:“我可以预知未来,但是,我没办法判断什么是线索。”
  
  很突然的听了这么一句我楞了下,赶紧低头翻看他的资料:“怎么个意思?未来?没有这部分啊……”
  
  抬头的瞬间我注意到他轻微扬了下唇角。
  
  这位患者原职公务员,大约三十岁上下。留意观察会发现他脸部的线条清晰、硬朗。不过眼神里流露出疲惫和不安——看上去就像思想斗争了很久那种状态。实际上据说他才睡醒一个多小时。
  
  他再次强调:“我能预见未来。”
  
  我:“算命还是星相?”
  
  他:“不,很直接的预见,可是,发生前我不知道那是什么。”
  
  我:“什么?”
  
  他不安的舔了下嘴唇:“举个例吧:9.11,美国那个,知道吗?”
  
  我:“知道,那个怎么了?”
  
  他:“9.11发生前几天,我不知道为什么搜了很多世贸双子大厦的资料。其实没正经看,但是搜了很多。”
  
  我:“巧合吧?如果做个统计,可能全球会有几十万人都那么做过——无意识的。”
  
  他:“那只是一个例子,一个你知道的例子,其他的还有很多。”
  
  我:“是吗?说说看。”
  
  他:“我在超市莫名的买了一个杯子,样子和家里的一样,我甚至不知道为什么买,几天后,旧的杯子被摔碎了;有时候我会挑特定某个艺人的作品看,其实并不怎么喜欢看,只是纯粹的打发时间,也没多想,几天后,那个艺人会死掉或者出事儿;我在整理东西的时候,可能会把某一件根本没用处的东西特地留在手边,几天后一个突发事件肯定就用上了;我突然想起某个朋友或者想起和他有关的一些事情,而被想的那个人,很快就会和我联系,不超过5天;或者我无意识的看到某个建筑,我想象它被火烧的样子,几天后,那栋建筑就会失火……这类事情发生过太多了。而且,这种预感最初是从梦里延伸出来的。”
  
  我:“呃……梦见将发生的事情?”
  
  他:“对,在即将发生的前几分钟。”
  
  我:“我没懂。”
  
  他:“我在梦里梦到电话响,然后不管什么时候,都会醒,跟着电话就真的响了。衔接的速度很快,对方甚至不相信我半分钟前还在睡觉。”
  
  我:“只是针对电话吗?”
  
  他:“不,任何会吵醒的我的东西。实际上任何能吵醒我的东西或者事情,都没办法吵醒我,因为我会提前半分钟左右醒来。”
  
  我:“不需要闹钟……或者说,间接的需要闹钟?”
  
  他:“是的,包括别人叫我起床或者有人来敲门。”
  
  我:“从什么时候起这样的?”
  
  他:“记不清了,小的时候就是这样。而且,原本还只限于梦里,但是从几年前开始,已经延续到现实了,虽然我不能预知会发生什么。”
  
  我:“懂了,就是说直到真的发生了,你才想起来曾经做过的、想象过的那些原来不是无意义的。”
  
  他:“就是这样,没梦里那么具体。”
  
  我:“你跟医生说过吗?好像没有吧?资料上……”
  
  他:“我和第一个医生说过,看他的表情我就明白了,跟他说这些没用的。”
  
  我:“那你为什么又对我说了?”
  
  他:“你不是医生,也不是心理医生,你甚至不是医院的人。”
  
  我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  
  他:“我并不知道,不过,几天前我已经想好了,我会对相信这些的人说出来我能预见未来。甚至把我要说的在心里预演了一遍。”
  
  我觉得有点儿不安。
  
  他:“当你坐到我面前的时候,我就知道那天不是我瞎想了,也是个预见。”
  
  我:“你是怎么做到的呢?”
  
  我知道这么问很蠢,但还是忍不住问。
  
  他:“如果知道就好了,那种情况不是每天发生,有时候一个月不见得有一次,有时候一周内连续几件事情,弄得我疑神疑鬼的。”
  
  我:“呃……你还记得你狂躁的时候是怎么回事儿吗?”
  
  他:“一部分。”
  
  我:“问一句比较离谱的话:那是你吗?”
  
  他:“是我,我没有分裂症状。”
  
  我:“那么,你预见未来和你狂躁有关系吗?”
  
  他有些不耐烦:“也许吧?我不确定,可能那些不是我的幻觉,是真的信息。”
  
  我:“真的信息?”
  
  他看了我一会儿:“没准什么时候,很突然的就发生了。一下子,很多很多信息从我面前流过,但是是杂乱的,没有任何规律。或者我看不出有什么规律……那些信息有文字,有单词,还有不认识的符号,还有零星的图片,混杂在一起扑面而来,我觉得一些能看懂,但是捕捉不到,太快了!”
  
  我:“你是想说那就是你狂躁的成因吗?”
  
  他:“也许吧,我想抓住其中一些,抓不住。”
  
  我:“等等我打断一下,你知道你狂躁后的表现吗?”
  
  他:“不是抓人吗?”
  
  我:“不仅仅是,好像你要撕裂对方似得,而且……”
  
  他:“而且什么?”
  
  我犹豫了几秒钟:“像个野兽的状态。”
  
  他愣了一下:“原来是这样……我记忆中是抓住别人说那些我看到的信息……太破碎了,我记不清了。”

我:“你所说的那种很多信息状态,是不是跟你现实中预见未来的起始时间一致?”
  
  他认真的想:“应该是吧?具体的想不起来。最初还对自己强调那是巧合,但是太多事情发生后,没办法说服自己那是巧合了。”
  
  我:“而且你也没办法证明给别人看。”
  
  他:“是这样,有一阵我真的是疑神疑鬼的。你能想象那种状态吗?对自己所做的事情都是迷惑的,有的时候甚至觉得所有事情都是一种对未来的预见,可是没办法确定。越是这样,越不知道该怎么办。但是,总有一些不经意的事情发生,让我再次确定:又是一次预见。”
  
  我:“假设那真的是巧合呢?”
  
  他:“我已经排除了。因为一而再、再而三的就不会叫巧合了。没有那么凑巧的事情会发生很多次。”
  
  我:“我想想看,是不是你无意识的捕捉到了那些经过你眼前的各种信息,所以你才那么做?我指你的预见行为。”
  
  他:“也许吧。但是他们说我催眠后讲了很多别人听不懂的东西,据说是杂乱无章。”
  
  他已经想到催眠了,这让我有点儿诧异。
  
  我:“嗯,录音我听了,的确是那样,医生没骗你。”
  
  他:“嗯,我觉得有些事情,想通了一些。”
  
  我:“哪方面的?”
  
  他:“也许我们都能遇见很多事情的发生,但是发生的事情太小了,有些是陌生人的,也就没办法确定。”
  
  我:“你是说每个人都能预见一些事情的未来走向,但是因为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未来,也就没办法知道其实那是预见未来?”
  
  他:“对。”
  
  我:“但是别人不做那种梦,也没有什么信息流过眼前啊。”
  
  他:“也许他们有别的方式呢?”
  
  我:“嗯……你看,是这样:如果你说这是个例,我可能会相信。但是如果说这属于普遍现象,我觉得至少还缺调查依据。”
  
  他:“你说的一点儿没错,但是谁会做这种调查呢?谁能知道很多事情的关联呢?也许我的每一个想法,其实都是会在未来几天真实发生的事情。但是那件事情不发生在我身边,发生在美国,发生在澳洲,发生在英国,我也就没办法知道。而且那件事情要是很小呢?不可能把每个人发生的每件事情都记录吧?即便记录了,也不可能都汇集到一起再从浩如烟海的那些想法中找到预见吧?如果那种预见是随机的,那么同样一个人的未来几天,分布在全球的十几个人各自预见了一部分,那怎么办?”
  
  我努力把思维拉回自己的逻辑里:“可以那么假设,但是没正式确定的话,只能是假设。还有就是,你对这个问题想的太多了。你不这么觉得吗?”
  
  他:“我承认,但是这个问题不是困扰我的根本。换句话说:我不是因为能预见未来才进精神病院的,我是因为狂躁。我狂躁的原因是那些信息。这么说吧,没有那些信息,我无所谓,预见就预见了,不关我的事。但是那些信息在出现的时候,我凭直觉知道那些很重要,虽然我可以无视,但是它们毕竟出现了,我就想捕捉到一些,却又没可能,但总是会出现。如果你是我,你难道不想抓住未来吗?你难道不会去在意那些吗?你难道没有捕捉的想法吗?可最终你发现自己根本来不及看清那些的时候,你会不会发狂?”
  
  我很严肃的看着他,同时也在很严肃的想这个问题。
  
  他:“人从古至今都在用各种各样的方式企图预知未来,占卜,星相,面相,手相,甚至通过杯底的咖啡渍、茶渍痕迹,但是没有一种明确的方法,没有一种可靠的手段。而我突然有了这样的信息在眼前,但是太快,太多,超出了我的收集能力,我只能疯狂了,对于我在疯人院,我接受,但是我没一点儿办法。也许那个信息状态就不该让我得到,让一个聪明人拿去吧,放在我身上,不是浪费,而是折磨。”
  
  我在他眼里看到的是无奈、焦虑、疲惫。
  
  
  
  那天下午我把录音给我的朋友——也是这位患者的主治医生听了。看着他做备份的时候,我问他对这些怎么看,是否应该相信,他的态度让我很崩溃,他说他信。
  
  我问他如果作为一个医生都去相信这种事情,那我该怎么看待这个问题。我的朋友想了想,说我应该自己判断。
  
  我必须承认,这个回答让我痛苦了好久。
  
  未来是个不定数,如果再套上非线性动力学的话,会牵扯的更多,但是结果都是一样的:依旧没有头绪。我甚至还自己想过如果是我,能不能捕捉到流过眼前的那些信息?老实说,我这人胆子不算小,但是让我选择的话,最多我也就选择在电话响起的前半分钟醒来。更多的我没办法承受了。
  
  这时候我突然觉得,也许当个先知,可能真的像他说的那样,只是让人备受折磨的惩罚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